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这是一辆滑板车【凌李】

关键词:吃醋



李熏然第一次撒谎就被凌远抓了个正着。



凌远开着他的小宝马停在路边,沉着气打了第47个电话。果不其然,还是不接,心里实在像揣了只兔子。



没办法,打给李熏然徒弟,得到消息后,暂时放下一颗将要悬出胸口的心,打了方向盘就像目的地开去。



呦,不错,学会骗人了。凌远下了车,走进KTV大厅。



“熏然!输了输了!”“不许耍赖!喝喝喝!”几个人抓住李熏然要灌酒,李熏然笑得脸都红了:“喝不了了……盒盒盒盒”



“简瑶!快管管熏然,不带这么耍赖的。”简瑶摆手:“他真的喝不了酒,我替他我替他。”



李熏然一把搂过简瑶:“还是瑶瑶对我好,不过不能你替我。”李熏然抢过酒杯一仰头。



喝完酒李熏然有点头晕,迷迷糊糊还要挤进人群:“再来再来……”



众人把他掰开,有人眼尖:“李熏然,门口有个人好像一直在看你,你认识吗?”



李熏然看了一眼清醒大半:“我……我先走了,你们继续……”拎着外套就跑出去。



众人:“那谁啊?”“不知道,他哥吧?”“不管了,咱们继续。”



凌远黑着脸站在门外。李熏然见他生气,心想完了完了。小声道:“老凌……我……”



凌远看他一眼,转身就走,李熏然追上。车子开的飞快,一路无言。



好不容易挨着进了家门。李熏然终于忍不住:“老凌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跟你说实话……”“为什么不接电话!”凌远厉声打断。



李熏然吸了口气,这可是家规,赶紧认错,争取宽大处理!



还没等措好词,李熏然就被凌远抓着双手顶到墙边,凌远一手钳着他的下巴,一边吻上去。这个吻太过激烈,李熏然还未反应过来,竟由着本能迎合上去,两人交换着爱与占有欲,突然凌远推开他,喘着气盯着他的眼睛:“以前怎么没发现我们熏然这么能喝酒呢?”



李熏然愣了两秒,终于知道凌远为什么这么大火气了。于是一手攀上凌远的肩,另一手把玩着凌远的皮带扣,望向凌远犀利的眼神:“总不能让女孩子替我喝酒吧?”



凌远忽然贴紧,伸手解开李熏然两颗扣子:“不听话,我得惩罚你。”



李熏然可怜巴巴:“好吧,我接受惩罚。”



凌远满意的一笑,手伸进衣服里,捏了一把:“你自己说,怎么罚?”



李熏然被触到敏感带,缩到一边,缓过神来不甘示弱,手向下一滑,一把按上凌远的宝贝,手指摩挲着轮廓,头探上前去,在凌远耳边:“今晚都听你的。”



凌远呼吸一滞,扛起人就往卧室走。


拉灯!



李熏然被伺候的舒服,躺在凌远臂弯里,凌远忽然翻身压住他。李熏然其实累的够呛,一个哆嗦:“还……还来啊?”



凌远眼神暗了暗:“你不接电话这个毛病,明天再收拾你!”


————
其实我还没学会怎么粘链接,下章有车。
【脸红】

评论(7)
热度(59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