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霸道贺总爱上我②【贺陈】

久等了各位~

商界精英——贺涵×设计师——陈亦度

——————



陈亦度没想到,在他跟新老板杠上之后的第二天,就重感冒不得不休息在家。


贺涵看着空着的工位,想起几年前的陈亦度,也是秉着“打不过就跑”的态度和他吵架。


物是人非,可你还是你。


“怎么样?你是怕我,才不敢接这个项目?放心,我不会借着机会对你动手动脚。”贺涵转动手里的钢笔,笑得一脸戏谑。


陈亦度心想,放心?“你说谁怕你!我明明……啊……嚏……”陈亦度带着鼻音争辩。


贺涵扔下钢笔:“你生病了!”陈亦度不想理他,难道还想装个合格男友给我送感冒药?


小傻子,还看不出来我对你的感情吗?


贺涵听不到陈亦度的哭哭抱抱求安慰,就知道他还在跟自己置气。陈亦度从来都是这样,爱你的时候永远不用担心他会受什么委屈,因为有一个爱人在身边,什么委屈都可以说出来。


现在这样,完全是在自己扛。贺涵最不愿意看到陈亦度一个人把自己折腾的不像人样。


“你给我听着,现在去药箱里看看有什么药,然后喝完一大杯水去睡觉。”贺涵夹着电话下命令,一边赶紧收拾手边的资料。


“你是我谁呀?”陈亦度冷笑。想起过去他们在一起的画面,每次生病都是贺涵一边骂自己,手里却不闲着给自己倒水盖被子。


越是温馨的回忆现在越能刺痛人心。


陈亦度没想说这句话,到了嘴边只剩冷漠。他有点后悔,但有些话,说出去,就收不回来了。


比如,分手。


贺涵将手机拿下,挂断。


贺涵买了药,还有他最爱的草莓罐头,上楼。


以什么身份?说点什么?自己的一厢情愿对方究竟怎么回应?两人过去的温情能不能延续?


贺涵站在门口,手抬起来又放下。


“哐”地门开了,掠着贺涵的鼻尖擦过去。“来了怎么不敲门?”陈亦度裹着毯子开门。


贺涵看着他,心里一团乱麻。陈亦度挑眉:“进不进?不进我关门了。”说着便要拉门。


陈亦度坐在沙发上,哼哧哼哧的啃草莓,含糊不清念叨:“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?”


你生病什么都吃不下,只吃草莓罐头,我能忘了吗?


陈亦度说完似是想起什么,嘴里也不嚼了,抬起头看贺涵。贺涵眨眼睛:“好吃吗?”


陈亦度放下罐头瓶子:“我要睡觉了,你走吧。”


贺涵欲言又止,他捧在心尖上的人,要怎么才能哄回来?


陈亦度想让他说出来,又怕他说出来。披起毯子就想将人先撵出去,他要再不走,就怕自己先忍不住了。



贺涵,哪怕你还是那一副霸道不近人情的模样,我还是想喜欢你。

陈亦度,我最喜欢你的样子就是天天赖在我身边。

————
我也很急,两位赶紧捅破那张纸啊

贺涵:你来?





评论(5)
热度(52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