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【洪周】贪婪

七罪宗联文

感谢各位太太们给我这次机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嘈杂冗长的夜市街,昏黄的灯火打在觅食的人脸上,忽明忽暗。诺大的夜市里,烤鱼摊的生意日益兴隆。

周凯刚送完一箱鱼,躲进后厨,随手拿了块抹布,抹去手上的血水。随后斜着腰掏出裤兜里的烟盒,拿出一只叼进嘴里。想了想还是猫着腰拐出厨房,走进光照不到的巷子,点燃了那根烟。

摊子倒是活起来了,上线的消息居然断了,周凯自嘲地笑笑,捏着烟吞云吐雾。敌方摸不清,新纳入的小弟更是一棒子打不出个屁来。

周凯摩挲这虎口的老茧,现在的处境和往常不同,如果再这样下去,警队将会面临大危机。

就剩这一方清静。

“老板?”有人也来偷懒抽烟,正好看到那抹红星在浓厚的夜色里上下翻飞。

周凯头都没抬,听着声音就知道是谁:“你小子,鱼没烤两条烟倒是抽了半盒。”周凯掐了烟,用鞋在地上踩着,直到看不见最后的火星。

那人争辩:“我今天才抽了三根……”话没说完周凯已经走过去在他肩膀上拍了拍,剩下的半句话咽进肚里。只剩周凯已经走远的声音:“我替你,你回吧。”


周凯走到炭火架前,伸手用钳子夹走多余的渣滓,余光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周凯嘴角勾起,弯腰拿了两瓶啤酒走过去。

“稀客啊。”周凯把餐单递过去,拉过来一把白色塑料椅子坐下。

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角发红,紧闭着嘴唇不吱声。

周凯一惊,下意识地将人拉起来看看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伤口。那人顺势搂上周凯:“凯子,回家好吗?”


一手搂着醉酒的人,一手拧开了门锁。好不容易将人扶着躺上沙发,那人却一骨碌爬起来,那么大个个子就在沙发里杵着。

周凯忍不住:“你倒底怎么了?”那人突然笑了:“就想和你待一会儿。”周凯被这一笑弄得没了脾气,只好坐过去陪人发呆。

沙发里的人半醉半醒,拉着周凯的手开始细数过去的种种,周凯一言不发,眉头紧缩。

两人的手越攥越紧,那人贴近周凯的额头,轻轻吻上:“对不起,我明天还是要走。”所以,这是最后的贪恋。

周凯咬紧牙,将自己的手抽出,太阳穴蹦得发疼:“你为什么要去趟那浑水?”说着向那人转去,字字切心:“我们两个活一个不好吗?”

那人沉默良久:“因为那是你弟弟。”

周凯像被扼住喉咙,说不出任何一个字。他最爱的两个人,全都要离他而去,自己却没有足够的理由留下他们。周凯想,这可能就是当初不顾一切报考警校,毕业不听任何劝阻孑然一身来当卧底的报应。

那人起身,褪去多余的衣物。然后有些粗暴地吻上周凯,口腔里烟和酒的气味横冲直撞,那人用手撩开周凯衣摆,忽然被按住。

周凯抬眼,两人眼里俱是布满血丝,那人有些哀求:“最后一晚,给我好吗?”



天色将白,周凯将烟尾拧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,然后把自己揉进被子里:“以前真没发现你这么贪婪。”

那人哼了一声,也倒进被子:“弄疼你了?”

周凯伸手将人眼合上,引来不满:“臭小子,我还没死呢。”

周凯眯着眼睛哼道:“洪少秋,你闭上眼睛。”

那人照做,周凯探过身子在人眼皮上亲了一口

“我爱你。”


————

我到底在写什么啊摔!

评论(8)
热度(25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