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【程赵】一切都是充电器惹的祸 (中)

7.
医院的工作太过真实,生离死别血肉模糊。赵启平想起那一段梦一般的旅程,下班后打车去酒吧醉生梦死歇一歇。

程皓好不容易快将这对纠缠已久的怨侣问题解决 ,又冒出一个说怀了男方孩子的小三,男方愁的头要炸了,酒喝了不少,起身去解决。

赵启平这次没带同伴来,来了也玩不起来。一个人坐在卡座里灌自己酒。

那次在大理酒吧一条街,两个人从街这头喝到街那头,程皓不劝酒,也没劝他少喝,赵启平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。他还记得程皓那天穿着衬衫,在人群里特别耀眼。

抬头看一圈,对,就是那件。

赵启平愣住,随即自嘲道,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,自己那点不见光的想法算什么。付了钱,手刚触到门把手又缩回来。


8.
“他是你男朋友吗?”

女孩儿显然被怒气冲冲的醉酒男人吓到,求救般看向程皓。

程皓抿着嘴不出声,竟然也算默认了。

赵启平突然朝着他笑了,笑得失望,笑得悲凉。

他走了。

后来的讨论过程程皓一直心不在焉,他后悔,后悔为什么不否认。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在怕,怕什么?

男方一句话结束今天的会面:

不管怎样,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。

赵启平把那串代表爱情的串子扔到箱底。


9.
周一例会,赵启平百无聊赖靠着椅背玩手机,昏昏欲睡。

人事部宣布几个新来的同事,赵启平替他们惋惜,年纪轻轻想不开跑来六院受折磨,难道六院有天仙?

“牙科程皓、儿科……”

赵启平烦躁得很,怎么叫这名儿的有这么多人。

下午门诊,赵启平看完最后几个病人,饿得老眼昏花。叫号小护士推门:“赵医生,有位程先生在您办公室等您。”

赵启平皱皱眉。

程皓并没有进办公室等他,就站在护士站旁边,赵启平不想丢人现眼,把他拉进门。

“怎么是你?”

程皓舔舔发干的嘴唇:“不管怎样,你都要听我解释完。”

赵启平不想再看见这个人,让他说完赶紧离开他的视线。

“那个人真不是我女朋友。”

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?”


10.
“如果我说不呢。”

意料之外的答案,程皓眼神暗了暗。

赵启平一字一句:“除非你把那狗屁顾问辞了。”

赵启平第一次来程皓家,看见自己的照片耀武扬威占了一面墙,又想起那串死不瞑目的珠子:“你是不是早对我图谋不轨?”

程皓忙着做饭,听不清赵启平一个人叨叨什么:“你说谁出轨了?”

赵启平哼哼笑两声:“净装傻。”

程皓给赵启平盛汤:“还吃的惯吗?”

赵启平头也不抬:“本帮菜你怎么做的这么好?”

程皓笑:“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小时候跟妈妈学的。”

赵启平愤愤抬头,嘴里还塞着肉:“那你骗我!”

程皓抽了张纸替他擦嘴边的汤汁:“成全你的小聪明。”



评论(3)
热度(26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