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关于“晨冬起床”和“夏夜入眠”的二三事【凌李/谭赵/庄季/楼诚】



*失踪人口回归(─‿─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日期:12.22

凌李
冬天的起床铃绝对要列入“十大最欠扁的事物”之一。

李熏然听到手机的惨叫,痛苦地把头蒙进被子:“啊啊啊……老凌……”

凌远凭着惊人的自制力数着“123”坐起来,飞快的披了衣服把手机关掉,顺带把李熏然要穿的衣服塞进被子里。

李熏然抱着一坨衣服用体温把它捂热,凌远伸手要拉他起来,李熏然往后仰:“太难了!”



谭赵
赵启平常常夜里被电话叫走,平时不觉得,冬天简直是对人生理加心理的折磨。

后来赵启平干脆穿着衣服睡觉,虽然老谭家一年四季都是恒温地板,却也挡不住肃杀的冷空气。

赵启平偏偏不穿袜子踩来踩去,谭宗明不止一次吼他:“给我穿鞋去!”

这天早上谭宗明被冻醒,发现暖气没了,赵启平也醒了,使坏把冰凉的脚伸进谭宗明怀里。

谭宗明捱了一下硬是把惊呼咽了回去。赵启平怕把他激坏,连忙缩回来,半路被抓住脚踝。

触到温热的肚皮,赵启平推他:“你傻呀,凉坏怎么办。”谭宗明抱着冰块一样的脚:“没你傻,冷也不知道说话。”


庄季
闹铃一响,季白“噌”地坐起来穿衣服,庄恕眼睛睁开一条缝,看了看这个行动力一流的怪物,又睡了过去。

季白收拾妥当,一把掀开被子:“起床。”

庄恕惊醒,蠕动一下,坐不起来。

季白认命地拖他起来,给他套衣服:“你自己伸伸手不行吗!”

庄恕哼了一下:“我自制力全是你惯的,你要负责。”

季白松手,庄恕咚地倒回去。


楼诚
座钟一响,两人同时睁眼。都留恋被子的温度,明诚扭头看,明楼闭着眼心一横:“再睡五分钟。”

明诚单穿一件衣服就去给明楼递衣服,嘴唇有点紫。

明楼严肃:“下次记着,自己穿好再来帮我,看你冷的。”

明诚:“知道啦。”



日期:8.18

凌李
李熏然贪凉,多吃了一根棒冰,晚上难受起来,缩成一团。

凌远怎么能不气,心疼多一些:“过来,给你揉揉。”

李熏然躺在凌远怀里:“我小时候肚子不舒服我妈也给我揉肚子。”

凌远:“我要是你妈,先揍你一顿。”

李熏然:“……”


谭赵
赵启平缩在被子里露出头和手玩手机。

谭宗明掀开被子躺进去,遥控器显示:19℃

谭宗明叹了口气:“你不觉得咱们这么做有点浪费吗?”

赵启平头都没抬:“要不今天别开空调?”

谭宗明:“试试?”

结局就是两个人半夜爬起来汗流浃背找遥控器。


庄季
庄恕拿着毛巾蹑手蹑脚往出走,季白:“别再洗脸了,再洗都脱皮了。”

庄恕:“我热……怎么连个空调都没有……”

季白:“嫌热跟我来这遭罪干什么。”

庄恕打量季白宿舍,南北不通透,怪不得。

季白翻身起床,好一会儿才回来,搬了个老式落地风扇。

阵阵凉风袭来,庄恕微笑:“就知道你心疼我。”

季白合眼:“闭嘴睡觉。”


楼诚
明诚怕蚊子,明楼怕热。

窗户两头为难,半开不开支楞在那儿。

明诚夜里醒来拿着大蒲扇给身边的人扇风。

明楼夜里醒来小心翼翼为身边的人捉蚊子。

幸好,两人没有打照面。



评论(20)
热度(311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