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恋爱两天与恋爱两年的区别【凌李/谭赵/庄季/楼诚】




*你不孤单,我的心有你的一半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恋爱两天

凌李

李熏然将衣柜翻的“大风过境”后,终于穿了一件自己看来比较老成的衣服,又开始发愁要去吃什么。

“那个……凌院长你好,我们今天去……什么地方用餐?”李熏然上了凌远的车,赶紧系好安全带。

凌远笑咪咪:“你平时喜欢吃什么?”

李熏然脱口而出:“小龙虾!”

凌远皱皱眉,握紧了方向盘,斟酌半天才开口:“这个还是不要总吃了,我跟你讲……小龙虾里有肺吸虫,容易造成‘横纹肌溶解症’,如果烧煮时间短,细菌未被完全杀灭,极有可能造成食物中毒……”

李熏然抱头:“好了好了……我不吃了。”


谭赵

谭宗明又要出差,又要出差!

赵启平还是矜持道:“谭总一路顺风,我一个人也没事的。”

谭宗明握了握拳,掌心里那张卡就要夭折,小赵医生什么都好,就是不肯撒个娇,也不接受自己的好意。

两人在机场分别,赵启平站得非常直,端庄地跟他挥手告别,完全看不出来留恋与不舍。

赵启平回到家,吸吸鼻子,谭总走的第一天,想他。



庄季

夜里十二点终于收工,季白拿起手机看了看,三十多条短信,写的都是一个意思:下班我来接你。

不过这个点数应该都休息了吧,季白想了想,如果不跟那人说他是会生气的。

“……嗯庄医生是我……我看到你的信息……”季白不太确定半夜吵醒人会不会惹来杀身之祸,毕竟自己起床气很大。

那一边,庄恕奋力的将自己与床分开,一边夹着电话:“我也刚做完手术准备回家呢,你等一会我去接你。”

楼诚

明楼将奶油蛋糕拎回家,发现明诚趴在他的大书桌上写字,短短两只腿还荡在空中。

明诚抬头看见他,放下笔飞奔过来:“哥哥你回来了!”

明楼一把搂住,略带严肃:“哥哥怎么跟你说的,做功课时不许被任何因素干扰。”

明诚立刻站好,两只小手贴在裤缝:“我错了……”

明楼眉眼一弯,伸手揉了揉:“今天你生日就不罚你了,不许有下次了。”

————
恋爱两年


凌李

李熏然扒了扒睡卷的头发:“老凌今天吃啥?”

凌远翻个身:“你想吃啥?”

李熏然笑咪咪:“嘿嘿……小龙虾。”

凌远一口否定,李熏然腾地坐起来:“你上次答应我三个月可以吃一次的!骗子!”

凌远看他一眼:“前提是你不给我生病,上次肠胃炎难受的不是你啊。”

李熏然哼一声不看他,凌远挪一下顺毛:“折中一下,我给你做虾怎么样?”


谭赵

赵启平蹲在茶几前收拾行李:“老谭,我明天去趟外地。”

谭宗明正在敲电脑的手指顿了顿,问道:“又去哪儿啊?怎么老是派你去?”

赵启平骄傲地摇摇头:“我是骨干嘛。”然后站起来扑向谭宗明:“喂喂喂你去干什么?”

电脑页面还显示:购票成功。

谭宗明无辜:“我休假陪老婆还不行?”

赵启平踹他:“滚!谁是你老婆!”

庄季

庄恕下了手术,不到十一点,还有一份报告要看。顺手打了个电话:“三儿,一会儿来接我一趟。”

季白把头蒙进被子:“啊不接不接……你自己打车回来吧。”

庄恕拿着被挂掉的电话骂道:你大爷的!

签完报告下楼,却看见已经停到车位的车,还有……

起床气很大的……季白。


楼诚

明诚自打晚上回家就不正常,不仅不给自己收衣服,还把自己关在厨房门外不让进。明楼越想越委屈。

明诚敲门:“大哥,吃饭了。”

明楼不出声。

明诚推门:“好了好了,我给你做了长寿面,不让你进厨房是想给你个惊喜嘛。”

明楼勉强坐在餐桌前,指了指另一碗黑乎乎的东西:“这是什么?”

明诚给他递筷子:“红烧肉啊。”

明楼就着一年一次的红烧肉吃得热泪盈眶。





评论(23)
热度(255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