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[霆波]寄傲


(上)

  “霆哥,人已经带来了。”

  黑色的夜幕下,陈霆扔下烟蒂,转身跟着一个人走进屋子。

  “放开我!”椅子上的人挣扎的很厉害,白皙的手腕被粗糙的绳子磨得通红,脚还不老实,即使被人强行固定在椅子上,还是蹬倒了不少东西。

  “这不是小少爷么,你们都对少爷温柔一点。”陈霆似笑非笑的倚在门框上,定定的看着椅子上的人。

  “我呸!不需要你的人面兽心。”

  陈霆笑了一下,他走近拉开一个椅子坐下,双肘撑在腿上,两手握在一起:“别急啊,只要你告诉我你哥哥现在在什么地方,我就放你走,我保证。”

  没想到那人伸脚便踹“滚开!你趁早别打我哥哥主意。”陈霆吃痛的挨了一下,不怒反笑了:“姜希宇,长本事了。”陈霆站起来就往外走。

  突然定住,微微回头:“你说这大冷天的把你扒光扔进河里不太好吧?”走罢还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。

  只剩椅子上的人大口喘气,额头上全是密密的汗珠。

  哥,你在哪儿啊。

  

  门后的人剧烈的咳嗽起来,雪白的手巾上不多时便多了几道骇人的血色。身边的人看不下去:“少爷,不然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吧?”

  那人推了推墨镜,哑着嗓子道:“不用了,我要看着他死。”

  门里发出一个人的惨叫:“李晓波你不得好死!抢了霆哥的东西还倒打一耙。”那人是陈霆安插在李晓波身边的人,被发现后居然还要谋杀李晓波。

  李晓波看着浑身是血的人,心中无比厌恶,转身就走,顺带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。身边的人立刻会意。

  进屋没多久,就听见急促的敲门声,李晓波皱眉:“我累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门外人说:“少爷,耽搁不得。”

  没法,只得披上外套打开门锁。黑衣人在李晓波耳边窃窃几句,李晓波眼神一紧,太阳穴突突的跳。

  这个陈霆,什么都干得出来。


评论(4)
热度(12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