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【B宇】寄傲番外



相遇


  夜下的九龙灯火阑珊。


  Bill刚送走几个老顾客,有个侍者便上前:“bill哥,有个靓仔要找头牌哦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
  Bill一眼就认出了姜希宇,那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小子。可能是第一次一个人出来,脸上掩饰不住的新奇,没有像他哥哥那样的少年老成,眉眼间也有几分相似。上次会面也没有认住他,bill没有揭穿。


  “来玩?小朋友。”bill拿来个杯子,倒水。姜希宇侧头看他:“我不是小朋友。”bill忍不住:“一个人来不怕家里人担心?”姜希宇:“没人管我。”bill想你哥哥管你那么紧是偷溜出来的吧。便说:“那你玩点什么?”姜希宇扭了扭身子,环顾四周:“有什么玩的?”


  Bill怕他一个人出危险,一会儿来了客自己也顾不了他:“你跟我来。”姜希宇下意识退后:“你要干什么?”“现在怕了?你看看你周围的人,不然你跟他们玩啊。”bill指了指那些目光灼灼的猎豹。


  姜希宇不安的问:“那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bill:“我就是头牌啊小子。”姜希宇这才跳下转椅:“好吧,信你一次。”


  进了休息室,姜希宇看着周围的杂物:“来这儿干什么?”bill拿着调好的饮料:“你尝尝,很好喝。”姜希宇尝了一口:“好喝。”bill没作声:“我出去接个电话哦。”姜希宇努努嘴示意他。


  Bill翻出李晓波电话:“老大,小少爷来了。”李晓波正在做交易,压低声音问:“他在哪儿?”bill:“别担心,在我这。”李晓波这才放下心:“我一会儿到。”


  Bill进屋:“你想玩什么?”姜希宇手撑着头:“什么最好玩?”bill笑了一下:“小朋友不能玩太过的哦。”姜希宇不甘:“我说了我不是小朋友。”


  坐在靠门的地方好让李晓波容易发现他们。


  刚坐下来不久,bill:“要不要来点酒?”姜希宇兴奋:“好啊。”哥哥从来不让他碰这些东西。


  Bill刚走,就有个染着紫头发的男人甩着大金链子走过来。姜希宇惊恐的望着他。


  “一个人?”姜希宇没有回答他,眼神直瞟bill的方向。


  紫头发见他不说话,就要上手来钳他的下巴。姜希宇吓得直躲,正犹豫要不要喊人,就有一只手抓住了面前的手:“他是我的人。”


  “刚才怎么了?不是胆子挺大么?”bill将酒放在桌上,笑着问他。姜希宇脸红道:“那怎么能动手动脚嘛。”bill认真道:“这会儿怕了?这个人算是有礼貌的了,还有的……”bill欲言又止,姜希宇吓了一跳:“还会怎么样!”


  Bill抬眼就看见李晓波披着外套进门。Bill用眼神示意。


  李晓波走来:“玩得好吗?”姜希宇回头:“哥……哥你怎么来了?”李晓波脸上云淡风轻:“看你有没有吃亏啊。”李晓波拉开椅子坐下,bill:“恐怕他再也不想来了。”姜希宇看了看bill,又看看李晓波:“你们认识?”李晓波没有回话,拿起桌上的淡黄色的液体:“你给他喝了酒?”bill一脸耿直:“汽水加了调味剂啊。”


  姜希宇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欺骗了,灰溜溜的跟着哥哥走出门,连招呼也没和bill打。


  上个车,李晓波戴着墨镜只顾开车也不理他,姜希宇觉得委屈得很,又有些后怕。眼圈都憋红了,第一次出来撒欢还被逮个正着,丢死人了。李晓波透过后视镜看他:“怎么?你还觉得挺委屈?”姜希宇瘪瘪嘴:“一放学就来了,我还没吃饭呢……”


  李晓波被气笑了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