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有你就满足 (瀚星)

有你就满足




(上)




 




  苏星宇今天很受伤。




  自打半夜被叫起床拍绿布,脚就再也没着过地。因演对手戏的演员条条不过,愣是在上面多吊了一个小时。好不容易被放下来,苏星宇就忍不住上去捶他:“我说兰生同志,你这不在状态可把我连累的够惨啊。”




  方兰生忍不住捶回去,“我说星宇,我昨天2点钟才被放回去,你倒好,吃完晚饭就回去了,又和你老板煲电话粥了吧?”




  苏星宇一听,立刻扶额痛苦到:“你就别戳我痛处了,自打进组以来我们就没联系过。”




  兰生走后,苏星宇更加郁闷,这拍的算什么,连精神支柱都没有了,田心提着大包小包走过来,盯着苏星宇直笑。




  苏星宇吓得毛骨悚然,又出什么事了。




  见苏星宇这么警惕,田心收起笑容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意思啊,我能吃了你啊?”边说边打开饭盒:“少爷,先把饭吃了。吃完了给何总回个电话。”




  苏星宇差点把手里的塑料勺子折断:“何瀚来电话了?你怎么不叫我接啊?”




  田心翻了个白眼,伸手指了指天:“我又不会飞,你在上面怎么给你。”




  苏星宇抱头就嚎:“又错过了!他会杀了我的。”




  田心拍拍他的背,安慰道:“不会的,何总对你那么温柔。”苏星宇抬起头感激的看她,接着,田心拿起装饭的袋子“他最多把你打残。”




  之后的数个小时里,苏星宇不但没有获得回电话的权利,还被拉去补拍各种镜头。他烦躁的想,为什么同一个镜头要拍这么多遍。




  被放回去后,苏星宇连手机也没从田心那边要回来,只想好好冲个澡。结果被告知停电了,热水器也不能用,于是他摸着黑冲了一个凉水澡,头发也没擦干倒头就睡。




  睡得天昏地暗。直到有人敲门扰醒了他,敲得急促,苏星宇连鞋也顾不上穿,噔噔跑过去开门。




  田心顶着一头乱发站在他面前,一边打呵气一边把手机塞给他:“何总。”




  苏星宇看见来电显示顿时清醒了一大半,关了门就小心翼翼的接起电话。




  何瀚的声音在夜里总是低沉的让人发狂:“怎么这么久才接?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?”




  苏星宇咽了咽口水,装作清醒的样子:“没呢……还没呢,你呢?”撒了个谎让他不自在,只好转移话题。




  何瀚刚洗完澡,一手抓着电话,另一只手拿着毛巾往头上揉:“刚才开了个会,准备睡了。”




  苏星宇以为他要挂电话了,急忙说:“开的这么晚,累了吧?”何瀚放下毛巾认真回答道:“视频会议,那边有时差,我没有很累。”




  苏星宇一时不知接什么话,只好哦了一声。




  好久没人再接话,何瀚打破沉默:“快睡吧,我可能会去看你。”




  苏星宇咬着嘴唇:“真的?什么时候?”




  何瀚关了灯:“还没定,等我忙完。”




  结果就是苏星宇连着一个多星期都满怀期待的来到片场,又带着满满的失望回去休息。




这天吃饭的时候田心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别魂不守舍的了,不来就不来呗,也许他工作真的很忙。”




  苏星宇堆积在心中的委屈终于爆发:“每次都是这样,我可体谅他呢,他呢,次次放我鸽子,全世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忙。”




  说完他就后悔了,但话已经说出去了。何瀚真的忙,他的公司能走到今天靠的就是何瀚日日夜夜的操劳奔波。就连他们之间的相处时间,也是何瀚一边翻阅着堆积如山的文件,一边搂着他,他们之间的见面次数少之又少,苏星宇想好好珍惜每一次能见面的机会。他懊恼的想,要是何瀚听到了这些话,该有多难受。




  田心站在原地,望着快要跳脚的苏星宇,最终不再说话。默默收了饭盒,轻轻把门带上。




  苏星宇捂着脸蹲下,他想起何瀚每逢分别时都要抱着他,把他的头按在肩上,郑重的说:“等我们都不忙了,就天天在一起。”




  这一天,还要等多久。





评论(6)
热度(29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