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有你就满足(瀚星)

有你就满足




 




(中)




 




  一部戏将近拍了两个月,苏星宇送走一个又一个杀青的伙伴。一个人的日子实在难熬,有一天他问田心,他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,毫无目标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。田心告诉他,努力是为了让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过得更好。




  现实就是这样,有时候要拼尽全力做自己不喜欢的事。为的,就是一个不确定的意义上的光明未来。他与何瀚也是一样,一边顶着工作上的压力,一边躲避着外人非议的眼光。心里明明舍不得对方,却怕对方担心自己而装出不在意的样子。




  还有最后一场戏就杀青了,苏星宇淡淡的感伤,他是个重情义的人,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与每个陪在他身边的人都结下了深厚的感情。拖着厚重的戏服与工作人员一一道别,又被当做国宝一样被抱来抱去。




  田心说要不然吃点饭再走吧,晚上飞机上可没有提供。苏星宇摆手,把帽子往脸上一拉,靠在保姆车上,瞄了一眼鬼鬼祟祟的田心。




  田心的脸上是手机映出的一片光亮。




  




  机场休息室,苏星宇搜寻着一个角落,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。熟悉的身形,熟悉的着装打扮。那个人打着电话,举手投足间都和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极为相似。




  苏星宇暗暗笑自己,何瀚在忙呢,怎么可能这么闲在这里。




  田心举着手机走向那个人,苏星宇疑惑难道他俩认识。就看见那人转过身来向他招手。




  苏星宇一看见那张脸就鼻子一酸。他怎么在这里?苏星宇心里痒痒的,只顾看他了,不做任何动作。田心见他这般反应,皱了皱眉,一路小跑。




  “你傻啦?还不过去?”田心推了他一把,恨铁不成钢地跺脚,费了这么大心思给他惊喜就是这种回应,真是木头!




  苏星宇挪着步子走过去,眼圈还有点红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


  何瀚低眉看着他:“答应你的,来接你回家。”




  苏星宇再也掩饰不住心脏的狂跳,搂着何瀚的脖子就亲了一口。




  何瀚不动声色的推开他:“你明天想上头条吗?”




  苏星宇垂下眼帘,碍于身份,他们总是不能随心相处。




  何瀚抓着他的手,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。苏星宇耳边泛起一圈红晕。




  何瀚说的是:不用着急,回去想亲哪儿就亲哪儿。




 




  田心回来时看到一幅十分虐狗的场面。她硬着头皮走上去:“何总,该登机了。”




  何瀚点点头,把苏星宇从皮沙发里捞出来,拍拍苏星宇的背:“回去睡。”




  苏星宇擦了擦并没有的口水,闭着眼应了声。




  飞机顺利落地,已是夜里11点多。何瀚让田心先回去,他带星宇回去休息。田心知趣的将苏星宇的随身物品递给他就落荒而逃。




  何瀚点着苏星宇的鼻子:“知道你没吃饭,饿不饿?”




  苏星宇看了看腕表:“这么晚了哪儿还有开着的饭店?”




  何瀚挑了挑眉:“带你去。”




  苏星宇拉好安全带,看向窗外。能和他在一起,就算是饿着肚子,他也心甘情愿。




  何瀚带着他去了一个私人的小酒楼,想必也是认识那家主人早就联系好了,不然这么晚哪会有人愿意起来给他们做饭。




  苏星宇吃着不知是晚饭还是夜宵的美味,幸福的想。




  有你,我就满足了。





评论(2)
热度(33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