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【凌李】饺子(一发完)

冬至。
李熏然下了课就到医学院门口堵凌远,天上下着雪,倒是没有闹人的寒风。李熏然等着无聊,抬起头看着雪花连成一片飘下一层。他慢慢张开嘴,用舌尖去触碰颗粒小小的冰晶。
凌远老远就看见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人,在观察了一分多钟之后,才不得不确认那个在原地转圈的小傻子是他家的,不禁哼笑了一声。
李熏然砸吧砸吧嘴,停下了幼稚的行为。由于抬头时间太长,忽然间就眼前一黑,险些跌坐在雪地上。
凌远一个箭步冲过来:“头晕了吧?都多大了。”
李熏然看清来者,扶着凌远肩头缓了缓:“哥,咱们去吃饺子吧?”
凌远思索一番后回答:“今天饺子馆人肯定特多,回家我给你包行吗?”
李熏然接着话:“行啊,相当行!”

凌远忙前忙后的和面、拌馅。李熏然就跟着他,从厨房到客厅。凌远回头看见一只像是饿急了的小狗:“饿了?等会儿。”
李熏然略显委屈:“我也想帮忙。”
凌远想了想:“去厨房烧水吧。”
李熏然架起锅,开了火。又返回客厅看凌远包饺子。
一张面皮,一勺子馅,经过凌远灵活的双手一番加工后,个个皮薄馅大。
李熏然不会包饺子,小时候他也想学来着,结果不小心一下把装馅的盆儿打翻了,自此以后,李妈妈就再也没让李熏然进过厨房。
虽然他没碰过这东西,但是他学习能力相当强。就看着凌远包了几个后,已经差不多掌握了精髓,跃跃欲试。
李熏然特意去重新洗了手,才敢说:“哥,我能包一个吗?”
凌远把盆儿拿的近了些:“包。”
李熏然手指灵活,包出来的第一个饺子像模像样,美而不足的是,他放着馅太多了。前面步骤还很紧凑,到了最后一步完全乱了阵脚,饺子的皮根本合不上。
凌远放下一只饺子扭头看李熏然,哭笑不得:“哎哎,你别包了。”
李熏然还在跟那张残缺不全的饺子皮较劲:“我觉得我包的挺好呀。”
凌远将他手里那个可怜的饺子拿过来,勉强抢救了一下:“你再包咱们晚上就该吃片儿汤了。”
李熏然幽怨的看他。
凌远将沾了面粉的手在李熏然鼻子上刮了一下:“你呀,就等着吃吧。”


(包饺子梗来自《秋雨》片段)

评论(4)
热度(25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