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【凌李】口腔溃疡(一发完)

凌远半夜醒来时,伸手一摸,身边的人不见了。拖着鞋起身满屋子找人,最后发现李熏然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呲牙咧嘴。
凌远上去呼撸一把李熏然鸟窝似的头发:“不睡觉,半夜照镜子?”李熏然指着自己的嘴:“嘴里长了个白点,特疼!”
凌远凑近了才看清:“长溃疡了。”又像想起什么:“我不在这几天你吃饭怎么解决的?”
李熏然看天:“方便面呗。”
凌远心里有了数,点点头。这小孩儿还不爱喝水,每次都是跟在屁股后边求着他,这下正好得给他长点记性。
凌远推着李熏然往外走,顺手关了灯:“现在买不着药了,睡吧,明天就好了。”

李熏然一醒来就奔到卫生间去扒嘴,发现白点不但没消失,还大了一圈。于是哭丧着脸去找凌远。
凌远终于忍不住:“就因为你连着吃了几天方便面,那东西有营养吗?你还稀罕的当饭吃!”李熏然扣着桌角。凌远回身去厨房端饭,回来时看见李熏然还在原地站着。凌远叹了口气:“去洗漱去,吃完饭我给你上药。”
李熏然带着溃疡吃饭相当痛苦,还要顾着尽量不让饭粒沾上患处,结果在嘴里倒来倒去又把舌头咬了。
这把凌远给气笑了:“老实吃吧,只能怨你自己。”李熏然吃着吃着眼圈就红了。凌远放下筷子:“怎么了?”
李熏然委屈一下上来了:“你就知道说我,看我这么难受你很高兴是吧!”眼看着眼泪都在打转儿,凌远后悔自己早上态度不好,这小孩儿一直憋着呢。抽了纸坐过去:“怎么说话呢?谁高兴了?我都心疼死了!”
李熏然扭头瞪他:“那你还……”“我这不是想让你记住吗?你说说你,方便面那个东西能老吃吗?我以后要是不在,没有它你就不吃饭了?”
李熏然低头勾着凌远的手指头:“你不会不在的。”凌远心里一暖:“行了,我去拿药。”
凌远让李熏然躺在他的腿上,用棉签沾了棕色的粉末:“有点疼,你忍一下。”
棉签刚触到李熏然就反射性的哼了一声,凌远眼间满是心疼。
上完药李熏然立刻坐起来,含糊不清地吞着口水:“我以后再也不吃方便面了!”

评论(1)
热度(38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