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世界和我爱着你【蔺靖/谭赵/庄季/凌李/楼诚】



40岁 【蔺靖】你就是命里缺我

这人一生病了就特别脆弱,上了点年纪还特别容易多想。

小半个月来,萧景琰就想着万一自己一去不复返了总得给蔺晨留下点什么。

这时蔺晨总会捂他的嘴: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我在这儿伺候你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蔺晨其实也累的够呛,白天回琅琊阁处理事务,晚上就来陪着这宝贝。萧景琰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鹿蜷缩在榻上,看得蔺晨既心疼又想笑。

然而这些身体上的操劳他也还能忍受,就是萧景琰天天在他耳朵边念叨自己没救了,让蔺晨十分头大。

萧景琰抱着不知从哪儿要来的么民间偏方,蔺晨一把枪走:“你乖乖的听我这个医生的话死不了!”

萧景琰可怜兮兮的躺倒:“我让战英去问了,我就该去哪座庙里算算,看看我命里是不是……”

蔺晨飞扑过去,用嘴堵上另一人喋喋不休的嘴,含糊不清地说:

你命里什么都不缺,就缺我。


50岁 【谭赵】宝刀未老?

赵启平停好车,攥紧手里的卷轴向别墅走去,一推门听到熟悉的曲子。赵启平一惊,这首曲子如果不是喜欢德沃夏克的人根本不会在意。

顷刻,红酒、鲜花、还有……老谭:“启平,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?”

赵启平当然知道,他为了给谭宗明这份礼物可是下了不少心思练习呢。

这些年来,谭宗明无微不至的照顾,包容他一切小脾气,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总能变着花样的给赵启平惊喜。

今天是他们瓷婚纪念日,谭宗明为他准备的一切都让他心里暖暖的。

谭宗明走过来拉起他的手:“是不是很俗?”

赵启平不动声色地感动着:“不,我很喜欢,谢谢你老谭。”

赵启平另一只手拿到谭宗明眼前:“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……虽然我书法没你写的好,但是你不许嘲笑我。”

谭宗明惊讶了一下,笑着接过,慢慢卷开,上面四个大字:

宝刀不老

谭宗明扔下卷轴将赵启平扛起来:“试试就知道老不老了!”

地上的字幅怨气很大。


60岁 【庄季】比我爱你更动人的话

季白晨练完,喘着气爬上六楼,前脚刚探进家门,就听见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,下意识的防备,只看见庄恕坐在楼梯上捂胸口,手里还紧攥着一个袋子。

季白呦了一声跑下去:“庄恕?你还行不行?”庄恕顺气:“我说……咱们什么时候能搬回老房子去?省的我……天天爬上爬下……”

季白扶他站起来:“这不是离医院近吗?”随后又训他:“你说你心脏不舒服就不会歇歇再爬吗?逞什么强啊?药呢?”

庄恕看季白黑着脸,连忙哄他:“带着,带着呢。走,我们回家。”

季白关上门,庄恕就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。

水晶虾饺

庄恕边换衣服:“你上次说楼下这一圈卖的都不正宗,我去城南买的,你尝尝行不行。”

季白:“庄恕……”

庄恕突然折回来问他:“你记得你当年怎么跟我表白的么?”

季白心里翻了个白眼,不是你先跟我说的么?但还是说:“我说什么了?说我想和你玩一辈子过肩摔?”

庄恕一脸生无可恋:“你还能再破坏气氛一点吗?”

你当年啊,把你最爱的虾饺夹给我,那句“都给你吃”比“我爱你”更动人。



70岁 【凌李】说好的一辈子

半夜四点,李熏然翻来覆去,一会儿把枕头竖起来靠着,一会儿又把被子蹬下床去,终于吧凌远折腾醒了。

凌远的大手摩挲上李熏然的肩膀:“熏然,怎么了?”

李熏然一脸歉意:“对不起啊,把你吵醒了。我……我睡不着了。”

凌远笑笑,也把枕头竖过来靠在床头:“人老了觉也少,你年轻时睡够了,现在自然睡不着。”

李熏然歪头滑进凌远怀里:“那你呢,怎么不睡了?”

凌远低头亲他的发旋:“我睡了谁陪你?”

李熏然抬眼,夜色几分,把那张已经是岁月精心雕琢的脸映得柔和似水。李熏然不禁探上手,嘴里念叨着:“老凌……老凌……”

凌远把他的手拿下来一下一下地拍着:“你20多岁就叫我老凌,那时我还不老,你呀,就像个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脖子上‘这样老了以后就不用改口了。’没想到啊,这一叫,还真是一辈子。”

李熏然心里一阵触动:“老凌,我们真的过了一辈子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在凌远怀里睡着了。

凌远把他移回枕头上:“睡得倒是快,明早你可是不用跟那帮老太太抢菜去。”



80岁 【楼诚】我想和你荡秋千

明楼最近总是休息不好,夜里老是听见有人在活动,起身推门却什么也没看见。

直到有一天他忍不住问明诚:“你夜里听到什么动静吗?”

明诚故作平静:“没有啊,大哥您是不是又睡不着了?”

明楼喝完最后一口粥:“可能吧,我吃片安定就好了。”

明楼没看见明诚在收拾碗筷时眼里的那丝狡黠。

“大哥,生日快乐!寿比南山。”明楼挂下电话,明台不能回来了。

明诚拎着蛋糕走过来:“大哥,明台那老家伙还惦记着您呐,他定的。”

明诚走到明楼身边:“大哥,我也有东西送您。”

明楼似是想到什么,前两天家里闹鬼也是你干的吧?

明诚将画框递到明楼手里:“大哥,生日快乐!”

明楼摸来老花镜,惊讶地看了一眼墙上那幅已经挂了几十年的画框,拉下眼镜:“你又画了一遍?”

明诚将眼镜重新推回去:“您再看看哪里不一样。”

过了一会儿,明楼抬起头,两人相视一笑。

湖畔旁,树林边。多了一个用赭石添加的木头架子,一旁的两个人影伫立边上。

这次的虚实结合的刚刚好。

评论(6)
热度(85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