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寻亲日记【庄季】

又名《我是红娘》




引子——————

我叫季夏,在嘉林市第一中学读高三,今天三哥跟我说找到我亲哥哥了,放学就领我去见见。


我很紧张。第一,自从我走失以来,有不少自称是我哥哥的人想领我走,但是他们的表现证明了他们都是别有用心的人,不知道这次是不是真的。第二,季家人对我很好,尤其是三哥,那时我刚到季家,胆子小不敢理人,只有三哥一直陪在我身边,照顾我安慰我。


他今天说话时面色很凝重,我怕他把我送走后就不见我了,我也一直不说话,不管是不是真的,三哥永远是我最亲等我亲人。


放学后三哥来接我,坐上车后我一个劲深呼吸缓解心情,他摸摸我的头:“没事的,三哥在这儿,你要是觉得不是就别说话。”我点点头,他开始给我介绍即将要面对的“亲人”:“他现在叫庄恕,是从美国加州被请回来的胸外科教授。”三哥沉默了几秒:“他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找你,我跟他联系时问了他好多问题,他都回答的很准确……我觉得这次八九不离十。”


饭店到了,走进包房时我看到那个男人,他穿着贴身的西装,头发梳的整齐,优雅得体,风度翩翩。


只是他一直盯着我看,搞得我很局促,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,好在三哥及时解救我,他上前一步:“庄先生你好,我是季白。”



(上) 所以我的作用是什么?


坐下后我就已经感觉的这个人不会错的,女人的直觉很准,这位庄先生一直沉默,我以为他也在确认,就抬头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他居然在看三哥!


有没有搞错,你不是来找妹妹的吗?于是我就一直盯着他,终于他发现了我的存在,开始小心翼翼的问我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,生怕勾起我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。


其实我只在几个人贩子手中辗转后,就被警方解救了,可惜已经联系不到我的亲人,再后来就被季爸爸收养了,所受苦的记忆只是轻描淡写的拂过,更多的都是对季家的感恩和对亲人的思念。


相认之后,并没有痛哭流涕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三哥看着我,庄先生也看我。三哥说:“该改口了。”


我认真地想了想:“四哥。”


三哥忽的趴到在桌子上狂笑不止,庄先生也笑:“我看起来比他年轻吧?”


我很尴尬:“我不太习惯。”最后庄先生终于妥协让我叫他庄哥哥。


随后庄先生让我搬去和他一起住,名字可以不改,但是他想要弥补这些年来对我的关爱。


三哥跟他谈条件:“住过去可以,但是必须要有适应期,我要求一块去,也好照应。”


两人一拍即合,一句也没问我。我刚想说说我的意见,他们居然开始愉快的讨论家务分配和注意事项。


我只好默默喝汤,从松仁玉米到四喜丸子,吃了两轮后他们终于谈完了,我也听了个差不多,两人的生活习性甚是合拍。


饭后三哥问:“那庄先生什么时候能收拾好我就带她过去。”庄先生说随时可以。


我第一次感到三哥不矜持:“今晚可以吗?”


然后我们理所应当地住到了一起。由于我高三要上晚自习,下课总是很晚。对此我还十分愧对于他们,要比平时晚两小时才能吃饭。


但在看到他们两个齐齐坐在车子的前排,而我只能屈于后座时,那份愧疚立刻烟消云散了。


还有一个月高考,庄先生给我搭配各种营养餐,却也没忘记三哥的最爱,几乎把港式的菜品全部学下来,对于一个常年在国外就着牛奶啃三明治来应付的人来说,真的挺不容易的。


我怎么不心疼下自己。从住到一起后,我和庄先生的相处逐渐熟络起来,但远远超不过他俩感情的迅速升温。


一开始还是一人住一屋,到后来三哥借着屋里空调坏了的理由搬去庄先生的卧室。


我不信,因为庄先生的房子也没买多久,空调更不可能是二手的,怎么会突然坏掉呢?


有一天我趁他们不在家潜到三哥卧室,调查空调离奇死亡事件。


根据我多年的作案经验,我判断这是一起故意杀调案。


这还不算什么,最让我耳朵疼的一次,是五月底的一个夜晚。那晚月黑风高,燥热难耐。


他们好不容易本着绅士的品格让我先洗澡。我冲完澡后,发现水箱里只有百分之十五的水了。


我一个人用了百分之八十五的水?不可能啊,肯定是白天有人用过了!


不过他们总是污蔑我说我浪费水,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,硬是把水耗到百分之七。


后来的事足够证明我是自作自受。


我回到卧室,听到三哥在浴室喊:“快没水了,你先我先?”


庄先生中气十足:“一起洗!”

评论(2)
热度(26)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