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有荣焉,吾道不孤

最美的情话是陪你细水长流

有你就满足(瀚星)

有你就满足


(下)






难得何瀚不用工作。说是放了几天假,实则为着这次短暂的休整何瀚加了好久的班。



苏星宇听说后感动坏了。为了犒劳何瀚,苏星宇拍着胸脯说这次的旅行全由他一手操办。



结果还没开始,苏星宇就败在了一堆繁杂的英文网站上。



何瀚坐在沙发上做最后的工作部署,苏星宇就盘着腿团在床沿上:“何瀚这个词什么意思?”“何瀚她让我点哪个啊?”“何瀚你能不能理我一下!”



  何瀚被他吵得头疼,说一会儿一起弄吧。苏星宇欲要下床来找他,何瀚看了一眼苏星宇光溜溜的脚丫子,无奈只好放下手...

有你就满足(瀚星)

有你就满足






(中)






  一部戏将近拍了两个月,苏星宇送走一个又一个杀青的伙伴。一个人的日子实在难熬,有一天他问田心,他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,毫无目标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。田心告诉他,努力是为了让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过得更好。



  现实就是这样,有时候要拼尽全力做自己不喜欢的事。为的,就是一个不确定的意义上的光明未来。他与何瀚也是一样,一边顶着工作上的压力,一边躲避着外人非议的眼光。心里明明舍不得对方,却怕对方担心自己而装出不在意的样子。...




有你就满足 (瀚星)

有你就满足



(上)






  苏星宇今天很受伤。



  自打半夜被叫起床拍绿布,脚就再也没着过地。因演对手戏的演员条条不过,愣是在上面多吊了一个小时。好不容易被放下来,苏星宇就忍不住上去捶他:“我说兰生同志,你这不在状态可把我连累的够惨啊。”



  方兰生忍不住捶回去,“我说星宇,我昨天2点钟才被放回去,你倒好,吃完晚饭就回去了,又和你老板煲电话粥了吧?”



  苏星宇一听,立刻扶额痛苦到:“你就别戳我痛处了,自打进组以来我们就没...

浅情人不知 (下)

霆深



  冬天来了,麻雀总是成群的飞来飞去。陈深站在窗前,他总是对着那几只独来独往的麻雀心生敬佩,它们勇敢又寂寞。他又替它们感到悲哀,明明是一个种群,却总有那么几只是要被遗忘的。


  他又何尝不是。


  陈深总是喜欢将灰格子外套套在白色衬衣外,然后再穿上黑色的棉质大衣。在渺渺的雪地中,他像一只孤傲的麻雀,毅然前行。


  终于有一天,他接到命令,将C计划送往军统军机总部的交通员手里。美其名曰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。


  他不知该哭还是该...

浅情人不知(中)

霆深



  麻雀已经两年没有出现了,于是组织排了新的情报员顶替他。他现在要做的,是找一个合理的理由退身上海,回重庆待命。


  李小男给他整理行李,你终究还是没有娶我,哪怕是个妾。


  陈深走到桌前,将书箱打开,最下面,陈深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。陈深将白金壳怀表给李小男戴上,链子已经断过,陈深之前费尽心思将它复原,现在它就安静地躺在李小男胸前。


  陈深说,为了胜利,你替她好好活下去。


  陈深没有新的掩护身份,他还是拿着那把小小的剃刀和一块白...

浅情人不知(上)



霆深






十月的上海偶尔会来一场秋雨,天气雾蒙蒙的,气压低的让人喘不上气。就像这个城市给陈深的印象一样,她像一个永远睡不醒的老妪。



  雨气氤氲,陈深裹紧了身上的灰呢子大衣,天气真是变化无常,上午还是晴空万里,这会儿的寒气却是钻到骨子的深处,吞噬着本是不高的体温



唐山海立了功。李小男下午兴致勃勃地准备了好几套衣服挑选,又匆匆化好妆,拉着陈深的手便要走。



陈深将她的手拉下去,又不是你立功,干什么这样激动。



李小男对着镜子擦多余的口红,作为你的妻子,你又是唐山海最好的朋...

【B宇】寄傲番外

相遇


  夜下的九龙灯火阑珊。


  Bill刚送走几个老顾客,有个侍者便上前:“bill哥,有个靓仔要找头牌哦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
  Bill一眼就认出了姜希宇,那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小子。可能是第一次一个人出来,脸上掩饰不住的新奇,没有像他哥哥那样的少年老成,眉眼间也有几分相似。上次会面也没有认住他,bill没有揭穿。


  “来玩?小朋友。”bill拿来个杯子,倒水。姜希宇侧头看他:“我不是小朋友。”bill忍不住:“一个人来不怕家里人担心?”姜希宇:“没人管我。”bill想你哥哥管你那么紧是偷溜出来的吧...

【霆波】【B宇】寄傲

(下)

  李晓波拍拍正在抽烟的人:“bill。”

  Bill转身,将手里的纸条仍在李晓波身上“你也真够绝的,希宇都那样了你也狠得下心来不救他。这是我在他衣兜里找到的。我不明白到底是希宇重要还是那狗屁东西重要!”

  李晓波被骂的一愣,蹲下捡起那张带着潮气的纸条。

  是陈霆的字迹:晓波,好久不见。我的东西是否该还给我了呢?这次只是小小的惩罚,你的宝贝弟弟怎么也不肯暴露你的行踪,不过冻了一会儿,别太担心了。陈霆。

  李晓波看完后没有什么反应,静静地将纸条揉皱扔进垃圾箱。他的内心早已血流成河,...

[霆波]寄傲

(上)

  “霆哥,人已经带来了。”

  黑色的夜幕下,陈霆扔下烟蒂,转身跟着一个人走进屋子。

  “放开我!”椅子上的人挣扎的很厉害,白皙的手腕被粗糙的绳子磨得通红,脚还不老实,即使被人强行固定在椅子上,还是蹬倒了不少东西。

  “这不是小少爷么,你们都对少爷温柔一点。”陈霆似笑非笑的倚在门框上,定定的看着椅子上的人。

  “我呸!不需要你的人面兽心。”

  陈霆笑了一下,他走近拉开一个椅子坐下,双肘撑在腿上,两手握在一起:“别急啊,只要你告诉我你哥哥现在在...

© 青黛 | Powered by LOFTER